欢迎光临爱看书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爱看书 > 穿越重生 > 骗了康熙 > 第523章 衡臣,再拟一旨

第523章 衡臣,再拟一旨

一般情况下,老皇帝召见重臣的时候,玉柱都会离开行宫,回他自己的赐第里,去享受人生。

只是,这次来热河,玉柱的身边多了老十八和玉烟这对拖油瓶。

自从老十八满了五岁以后,只要老皇帝来了热河行宫,就必定会带上老十八。

和以往不同的是,今年的老十八已经成了婚。

老十八单独出来享福,却把玉烟留在贝子府里苦熬暑热,这是优秀男人该干的事儿么?

所以,老十八必然要把玉烟带上。

玉柱在山下的上营镇圈地的时候,其实替老十八买了一块宅基地。

但是,老十八连正眼都没看山下的那块地儿,径直盯上了玉柱在山里的豪华赐第。

玉烟来了热河后,更是哪儿都不肯去,硬是挤进了亲哥哥的家里。

毕竟是亲兄妹,玉烟比谁都了解,她哥哥既是个老饕吃货,又是个极其懂享受的贵公子。

除非玉烟的脑子进了水,才有可能放着玉柱的逍遥窝不住,却去了山下的土镇子上。

山下的土镇子,那是一般的王公大臣们,随圣驾来避暑的临时落脚之地而已。

说实话,上营镇的宅子里,早晚确实很凉快。但是,白天的日照很足,其实和帝都一样的酷热。

计划没有变化快,老江湖总是遇见新问题。

玉柱精心打造的安乐窝,原本就没玉烟什么事儿。

现在倒好,玉柱专用的游泳池,被玉烟蛮横的霸占了。

幸好,游泳池够大。玉柱想了个歪招,命人用布幔将游泳池一分为二,各有不同的进出口。

这么一来,玉柱和玉烟,每天都可以隔着布幔听见对方的说话声,却彼此都看不见对方。

美中不足的是,玉柱最喜欢的泳池嬉戏,也就只能改为了室内活动。

玉柱躺在遮阳伞下边的竹榻上,一边享受着钱映岚递来的香蕉,一边盯着泡在水里的刘太清。

这个时代的香蕉,并不叫香蕉,而是被称作:甘蕉。

玉柱吃的甘蕉,都是青皮之时,由南方通过海船北运而来之物。

这年头的豪门大户之家,家家户户都挖有冰窖。

把瓜果等物,储存进冰窖里,想吃的时候,再拿出来催熟,并不是玉柱率先发明的方法。

但是,玉柱绝对算是发扬光大的集大成者。

别的且不说了,单单是热河赐第内的冰窖,就大得惊人,足以摆下成吨的瓜果和生蔬。

另外,玉柱不管是在京城里,还是在外边,身边总有一大群宇宙行票号派来的大掌柜和伙计们,专门从事后勤服务的各项工作。

有权又有势,兜里还装着几辈子花不光的银子,玉柱把贪图享乐的人设,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用晚膳的时候,玉柱、老十八和玉烟,围着大圆桌坐着。

和汉臣之家不同,身为满洲姑奶奶的玉烟,在还没出嫁前,隆科多就允许她少量的饮酒。

等成了婚后,玉烟在贝子府里,更是无法无天了。

这个时代的黄酒,度数极低,只要不是连喝几大碗,几乎不可能醉人。

于是,康熙进来的时候,就看见他们三个正在举杯的场景。

“哥哥,这酒太澹了,不如换白酒吧?”玉烟两眼亮晶晶的盯着玉柱。

玉柱故意没看玉烟,扭头去看老十八,却见老十八很没出息的别过头去,根本不敢和他对视。

“白酒是下等人才喝的,你是朕的儿媳,岂可自甘堕落?”康熙冷不防的发了话,倒把三个享受人生的家伙,全都吓跪了。

康熙没看跪在地上的三个孽畜,他径直走到圆桌旁,就见,桌上摆满了新鲜的时蔬,看着就挺有食欲。

“这是何物,我怎么没有见过?”康熙指着一碟菜肴,有些好奇的问玉柱。

玉柱赶紧起身,凑过去一看,连忙介绍说:“此物名唤毛豆。酷暑之时,用酱油、醋、姜蒜和芝麻油等物,凉拌着吃,格外的下酒。”

“哼,好东西都藏着自己私下里享用,这就是你的忠君之道么?”老皇帝的心里不舒坦了,噼头盖脸的痛斥玉柱。

玉柱才不怕呢,他涎着脸说:“不瞒老爷子您说,此物乃是码头上的贩夫走卒才食之贱物,安敢冒然进贡?”

康熙才不吃玉柱的这一套花言巧语呢,他干脆坐到了玉柱的位置上。

王朝庆赶紧吩咐随行的侍膳太监,拿来了老皇帝专用的玉碗、玉碟和银快子。

见老皇帝伸出快子欲夹毛豆,玉柱赶忙抬手拦住了,小声劝道:“老爷子,还未试毒呢。”

康熙把眼一瞪,怒道:“你当我老湖涂了是吧?你们三个狗东西,都吃了大半碟了,哪来的什么毒?”

规矩就是规矩,玉柱还想再拦,却被老皇帝抬手制止了。

“我放心得很,你小子绝无可能毒死你自己的。”康熙还真了解玉柱,这小子非常惜命。

老皇帝来玉柱这里突然袭击,次数之多,已经数不胜数了。

说实话,玉柱早就见怪不怪了。

玉柱对付老皇帝的招术,其实是从汾阳郡王郭子仪那里学来的。

郭子仪为了保命,故行韬晦之策,敞开大门,让普通老百姓随意进出。

站在玉柱的位置上,再看郭子仪的策略,其实是漏洞百出,不堪挑刺的。

说白了,那是唐代宗心胸宽广,相信郭子仪没有反心,也不想杀功臣。

不然的话,郭子仪的儿子郭暖,竟然放肆的殴打升平公主,唐代宗连借口都不需要找,就可以杀尽老郭的满门了。

有趣的是,郭暖殴打公主的事,后来被搬上了晋剧的戏台子,成了名剧目《满床笏》里的一出:《打金枝》。

再后来,《打金枝》更是成了,各种地方剧以及京剧的传统经典剧目。

玉柱就曾现场观摩过,红脸王刘忠河和黄爱菊联袂表演的豫剧《打金枝》。

当时的现场,掌声如雷,且经久不息,印证了豫东派掌门人刘忠河的精湛功力。

不扯远了,玉柱对付老皇帝的招术,其实是郭子仪老套路的新玩法。

不同的是,玉柱的赐第,依旧是闲人免进,只对老皇帝一人敞开大门而已。

玉柱早就吩咐过了身边的人,老皇帝不管何时来,都别声张。

反正吧,由着老皇帝随便进来,想看啥就看啥,玉柱这里完全不设防。

玉柱喜欢的凉拌毛豆,偏辣一些,口味也较重,老皇帝吃了几口,就辣得直喝水。

“老爷子,要不吩咐厨下,再来一碟清澹点的?”玉柱凑过去小声问老皇帝。

老皇帝却把眼一瞪,骂道:“你小子,眼睛长头顶上去了吧?没看见我已经夹了五次?”

玉柱其实早就看见了,却故意劝老皇帝停快子,这是不想惹麻烦。

老皇帝连吃了十个毛豆,这才停了快子,冷冷的质问老十八:“独自享乐,嗯?”

老十八也是伺候惯了亲爹的主儿,他赶紧学着玉柱的说词,笑嘻嘻的说:“汗阿玛,此等贱物,怕有损龙威,不敢进贡啊。”

玉烟暗叫倒霉不已,却一直没敢吱声。

她是女子,却和丈夫、哥哥同席饮酒,大大的违反了礼教的规矩,天知道老皇帝会如何惩罚她?

玉柱心里很有底气,玉烟就算是要挨罚,顶多也就是无伤大雅的小惩罚而已,不可能有重罚的出现。

这是在玉柱的私宅里,又不是公开的场合。

另外,老十八这个丈夫也在场,这就问题不大了。

玉烟虽是老皇帝的儿媳妇,却是和至亲的男人们坐一桌子饮酒而已,算得什么大事?

满洲旗下的姑奶奶们,原本就比汉臣家的女人们,少了许多束缚性的规矩,怕个球呀?

到了玉柱这种身份和地位,只要不是谋反,都算是小事尔。

玉烟的事儿,哪怕再出格,也完全无法和鄂伦岱闹的那些事儿,相提并论呀。

果然,老皇帝吃爽了毛豆之后,索性叫了饮酒三人组,一起坐下,陪着喝酒。

“此乃家宴,不拘俗礼也!”老皇帝拽着文,说得文诌诌的。

玉柱知道老皇帝的底细,他倒不担心玉烟被老皇帝瞧上了,明着抢了去。

嘿,都两年多了,除了总翻德妃的牌子,叫她在寝宫里陪着说话闲聊之外,老皇帝已经很久没有翻过年轻妃嫔的牌子了。

老十八本就是最受宠的一个皇子,他也很清楚,康熙绝对不是唐玄宗那个抢儿媳妇的超级大昏君。

也许是行宫里用膳气氛太过压抑了,天气又很炎热,老皇帝的食欲一直不佳。

到了玉柱这里后,老皇帝的心态格外之放松,又有最疼的儿子相伴,不仅连饮了十几杯酒,还吃了好多时令的下酒素菜。

酒足饭饱之后,老皇帝又在玉柱的陪同下,一起泡进了泳池之中。∞爱看书∞Www.biquGEDUDU.COM

“呐,你小子的脑袋瓜子,就是与众不同的极会享乐。”临走的时候,老皇帝压根就没提惩罚玉烟的事儿,却可能是看不惯玉柱的太过享乐主义和格外的懒散,便吩咐说,“叫张廷玉来。”

张廷玉手里捧着旨意,心里却非常有数,玉柱太会享乐了,令老皇帝格外的看不顺眼了,要找点事情给他做一做。

只是,老皇帝每次给玉柱加官爵,加重责任的时候,为何偏偏总是我张衡臣拟的旨意呢?

张廷玉死活都想不明白呀?

(PS:熬到五点没睡,硬是码出了今天的第一更,还剩下三更而已。如此的勤奋,求赏几张月票,不算过分吧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