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爱看书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爱看书 > 军事战争 > 男儿行 > 第八十八章 陷阱

第八十八章 陷阱

第八十八章陷阱

三击已毕,雪雪缓缓的收回胳膊。

真的就这样把脱脱卖给淮安军么,可他们分明是朝廷的心腹大患,而脱脱,至少到现在为止,依旧是当朝丞相,整个大元的定海神针。

如果后世有人记载这段历史,自己的形象会是什么模样,有谁会知道,杀掉脱脱是大元皇帝妥欢帖木儿的亲自授意,而不是自己和哈麻两个嫉贤妒能?

出卖自家人的感觉不好受,虽然雪雪此刻心里头有成千上万个理由,因此,他也沒勇气在山林间做更多的停留,与朱重九约好了明晚双方麾下的将领接头时间,随即就逃一般离开了现场。

一路上他都垂头丧气,回到自家营地之后,也沒心思跟别人做过多交流,命令亲兵打开寝帐,扎进去,倒头便睡,只希望自己能一觉睡到第三天早上,醒來之后,黄旗堡那边已经灰飞烟灭。

然而,事情老天偏偏不肯遂人的心思,半个时辰之后,有道看似魁梧的身影,从他的中军帐附近悄悄溜了出來,悄悄地消失在无边长夜之中,又过了一阵儿,灯火在大元丞相脱脱的中军帐内猛然亮起,黑影带着满身寒气倒映在窗口,令昂贵的雕花玻璃上,瞬间布满了白霜。

“阿木古郎,你可听清楚了,他要派人带着朱屠户去烧粮仓。”脱脱的脸色,也如寒霜般冰冷。

“末将,末将一个字都沒敢落下。”黑影咬着牙,用力点头,核桃大的眼睛里,写满了愤怒与屈辱。

身为皇帝陛下的禁军达鲁花赤,却暗地里与红巾贼头朱八十一九勾结,如此丑陋险恶的行径,者别的子孙岂能位置隐瞒,若是雪雪勾结得是什么了不起的王公贵胄,黄金家族血脉,也还罢了,可那朱八十一,分明就是个杀猪的屠户,贱到连名字都不配拥有,阿木古郎身为者别的子孙,怎么可能向他低头。爱看书○○WWW.BIQUgeduDU.cOM

非但他一人怒不可遏,李汉卿,泰不花、龚伯遂、蛤蝲、沙喇班等脱脱的一干文武心腹,也个个火冒三丈,手按在腰间的剑柄和刀柄上,瞪圆了眼睛等着脱脱最后的决断。

二十三万对五千,即便禁卫军当中,从上到下全都是雪雪的嫡系,他们也能保证在两个时辰之内结束战斗,况且以脱脱大人的威名,也许根本不需要武力來解决,只要站在军营前喊上几句令大伙宽心的话,答应只诛首恶,也许五千禁卫军就会当场临阵倒戈。

然而,这一等,却又是半个多时辰,直到众人心中的怒火一点点化作冰冷的余烬,大元丞相脱脱才终于长叹了一声,低低的说道,“就这样杀了他,终究跟陛下不好交代,毕竟,他前一段时间的战绩都由兵部派专人核实过,济南、潍坊、益州等地,如今也的确控制于我军之手。”

“还有什么不好交代的,难道证据还不够确凿么。”话音刚落,河南行省左丞太不花立刻瞪起通红的眼睛,大声质问,“他这些日子打的那些胜仗,哪次上缴的首级能超过十个,他最近几次跟朱屠户私下会面的时间和地点,大人您也全都记录在案,并且旁边还有我等和阿木古朗的亲笔画押”

“丞相当断不断,必受其害。”蒙古军岭北万户蛤蝲,也跳着脚,大声抗议,“他连火烧自家军粮这种“壮举”都做得出,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做不出來的,只要杀了他,然后把今晚跟着他去见朱屠户的那些狗崽子全住,一股脑解往大都,哈麻即便有通天的本事,也不可能将案子再翻过來。”

“是啊,丞相,您下令吧,末将早就准备好了,只要您一声令下,末将立刻将他的脑袋给您端过來。”探马赤军万户沙喇班更是心急,抽出钢刀,在自己手心处抹了一把,鲜血四溅,“如果丞相您怕将來不好跟陛下交代,就全推在末将身上好了,是末将听了阿木古郎的汇报,一时冲动,直接砍了他,如果陛下坚持认为雪雪不该死,末将愿意给他抵命。”

“卑职愿意与沙喇班将军共同承担后果。”参军龚伯遂也抽出匕首,刺血明志,“丞相一再纵容于他,希望他能迷途知返,谁料雪雪却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,如果丞相即便这样还不肯痛下杀手,弟兄们知道后,谁还敢再为丞相而战,谁还敢再为大元而战。”

霎那间,中军帐内的气氛,就如烈火烹油一样热闹,忠于脱脱的众文武一个接一个,,都恨不得立刻出手,将雪雪碎尸万段。

然而,无论众人的情绪如何激动,脱脱却依旧叹息着摇头,“好了,都不要说了,大伙都安静一下,老夫,老夫知道尔等,尔等都是为了老夫好,但是,事到如今,老夫也不敢再瞒着大伙,如果光凭着咱们这些人的证词,肯定不够,哈麻、月阔察儿等人,可以反咬老夫嫉贤妒能,故意往雪雪头上栽罪名,而皇上,皇上还有满朝文武,十有八()九会相信这种说法。”

“怎么可能,。”话音刚落,河南行省左丞太不花又第一个跳起來,大声反驳,“陛下,陛下怎么可能如此糊?陛下是天纵之资,怎么可能一而再,再二三地被奸贼蒙蔽,,满朝,满朝文武,又不是个个都是傻子,会任由着哈麻等人颠倒黑白。”

“是啊,丞相,皇上岂会怀疑我等所送上的真凭实据,却偏偏相信哈麻的一面之词。”

“丞相,您是不是多虑了,毕竟雪雪的所作所为,有这么多双眼睛都看到了。”

“丞相”

越说,大伙越是愤怒,越不明白,如此简单的事情,脱脱因何迟迟下不了决心。

而大元丞相脱脱,却好像已经进入了迟暮之间的老朽一般,佝偻着干瘦的身躯,双手死死地扶着桌案,苍白的面孔,不住地上下抽搐,灰黑色嘴角颤抖着,颤抖着,就是给不出任何有说服力的答案。

“诸位稍安勿躁,且听卑职解释一二。”一片嘈杂的质疑声中,鬼才李汉卿的嗓音显得格外冷静,“并非皇上和朝中诸公喜欢偏听偏信,而是皇上和朝中诸公需要雪雪是个英雄,就像眼下这大军当中,多少人早已感觉到雪雪每次都胜得过于容易,可雪雪每次出马,诸位可曾听到,那四下里惊天动地的欢呼。”

这番话,可是句句都说在了关键处,顿时,就让中军帐内所有文武都哑口无言,不是大元皇帝妥欢帖木儿好骗,也不是满朝文武全都是瞎子,而是此时此刻,雪雪带來的胜利正是他们迫切所需。

所以,任何疑点,哪怕看上去比磨盘还大,也照样被满朝文武自动忽略,甚至还有人会拿着生花妙笔,主动将那些疏漏之处,给弥补起來,令一个个胜利看上去更贴近于“真实”。

“诸位应该已经感觉到了。”李汉卿四下拱拱手,继续冷笑着补充,“皇上身边,小人颇多,而丞相虽然大军在握,却处处都受小人擎肘,若是真能放手一搏,淮安之战,就不会打着打着就无疾而终,山东之战,也不会蹉跎到如此地步。”

“嗨。”探马赤军万户沙喇班,将沾着自己血迹的钢刀,狠狠劈在了地上,入土半尺,“什么皇上身边有什么小人,皇上自己,就是个十足十的小人,否则,战局怎么可能糜烂如此,至于他对雪雪的战功毫不怀疑,分明就是专门为了给丞相颜色看。”

他是个十足十的武夫,说话从來不像李汉卿那般绕來绕去,也从來不考虑什么后果,这回,又和从前一样,瞬间就捅破了大伙谁都看得见的那层窗户纸,顿时,中军帐内众文武的脸色,有白有绿,嫣红姹紫,每个人的心脏,也都直接提到了嗓子眼儿,就等着真相被揭开之后,脱脱的最终选择。

杀雪雪,辣手整军,用他的人头向朝廷示威,有二十四万大军在握,皇上和哈麻等人,就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,而重新统一了军队的指挥权以后,大伙再对上淮安军就轻松得多,至少不用天天担心作战方案刚刚一确定下來,转眼就被送到了朱屠户手上。

只是,如此一來,恐怕丞相跟皇帝陛下,也彻底失去了最后的转圜余地,将雪雪的虚假战绩公之于众,等同于直接打了皇上和满朝文武的脸,在消灭了朱屠户之后,掉过头去清君侧,则成了大伙唯一的选择。

所有人的眼睛都望着脱脱,所有人都等着他一言而决,大元丞相脱脱却伏案而立,颤抖得如风中枯叶。

死寂,地狱般的死寂,窗外的北风猛烈地吹着,将地狱里冰寒顺着帐篷的缝隙透进來,深深地透进每个人的心脏的脊髓。

许久,许久,脱脱才终于从牙缝里吐出了一句话,“不急,让雪雪放手去做,明晚老夫在潍河西岸,等着朱屠户自投罗网。”